药宗推荐力MAX☆涉猎广泛随意推荐

【栖☆雯】

【伏八】错过

【食用说明
【小学生文笔。
【食用完后请及时复糖以免不i适。
----
八田美咲结婚了,新娘是一位插花老师。

婚礼是在一片户外草坪举行。

在众人祝福声中,新人交换戒指,或许,从此以后他们将携手共进,直到老去。

[新郎,您可以吻新娘了。]

可是,八田不想动。他还没来。

[八田哥快上啊!]

[突击队长怎么愣住了!是不是新娘太美看呆啦哈哈哈!]

人声嘈杂,阳光突然变得十分毒辣。

[抱歉,我有点头晕。]

推开凑上前的新娘,八田飞奔下台,趴在一个花台前干呕不停。

一片哗然,作为主持人的镰本只好不停向嘉宾道歉,安娜将恍惚的新娘扶到一旁安慰,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只有最后一排的角落,一个男人端坐在那,漠然地注视这场闹剧。

[原来你回来了的啊!]

直到一只手有力拍着自己的肩,男人才有所动作。

[恩。]

出云坐在伏见身边,仔细大量着这名几年不见更显成熟的公务猿。

[呵,可亏你这几年在德国工作,不然还指不定宗像君会把我和小世理分开几次呢!喂喂喂只是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打趣在伏见犀利的目光下停止,出云无奈的摸摸鼻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要说小美咲也真是……明明最近身体不好还不愿意把婚礼缓一缓。]

[啧……笨蛋]

[喂喂语气好点嘛人家难得结婚,哎还真是便宜了这小子这么好个女孩。]

[哼,喜欢你怎么不娶回家啊?]

[你……哎算了。]

礼台一旁,安娜有些手足无措地安慰着黑着脸的新娘,结果适得其反,还是镰本夫人俯下不知说了些什么,穿着婚纱的女人向伏见瞟了瞟,轻轻点头后脸色才有所缓和。

[啧,选的什么女人啊…真差劲。]

接收到有些不明的眼神,伏见也毫不示弱地回瞪。

[叶子她真的很爱小美咲哦!说来也有些丢脸,小美咲现在的工作也是叶子帮的忙。不过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嘛!让他结婚生子。]

[身为朋友,自然是希望他能过的好看他这样我也放心了…我还有事,S4现在很忙。]

正欲起身,却被出云大力按住肩膀,

[拜托,小世理今天可是包揽了你全部的工作,别辜负她一片好心啊!]

人群渐渐平静,脸色惨白的八田向大家至歉后便被扶到座位上,新娘重整妆容也笑嘻嘻地准备抛捧花。

今日的闹剧伏见是料到了的,但他万万没想到看似娇小无力的女子竟能直接将捧花砸向最后一排的自己。

猝不及防,正中面门。

[…]

望着新娘得意的笑容,伏见觉得自己真的要发飙了。

挑衅!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顺着人群的视线,八田看到了那朝思夜想的人。

[呜啊猴子!你怎么来了!]

快步小跑到伏见跟前。

[一直以为你不会来了,毕竟你是大忙人嘛!唉唉!你你你要带我去哪?]

脑子一热直接把主角带离会场,哪还去理会旁人的指点,伏见只觉得心里有一股气堵在那,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发泄出来,只管向前冲,企图甩掉烦恼。

大约是走到树林深处,四周寂静得让八田一哆嗦。

[猴…猴子?]

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成功止住了前进的脚步。

[你…你还好吗?]

伏见一愣,自己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工作顺利,也完成了在外的学业,自己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可是,当八田邀请自己参加婚礼时,他疯了一样从德国连夜赶回日本。

那时的自己才意识到,对于八田,不止是友情,也不仅是喜欢,

是爱。

他伏见猿比古,不知从何时起爱上了八田美咲。

明明都已经站在门前,却没这勇气敲门,在附近宾馆住了一晚就又回到德国。

他害怕,

害怕有一天这个家伙不再属于自己。

这一天,

终于来了。

[misaki。]

艰难开口,伏见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如同几年没发过声。

[你现在…幸福吗?]

[当然幸福啦!]

[你幸福…就好。]

难得苦笑,伏见突然拉住八田,拽向自己怀中。

[恩?猴子你…]

[别动。]

全身止不住地颤抖,恨不得将怀里的人揉进身体。

从今天起,我们真的要说再见了。

周围静得可怕,只听风吹叶沙沙,忽近忽远的蝉鸣。

沉默地听着强有力的心跳,八田脸上的伪装渐渐崩溃。

感到衬衫一片湿润,伏见笑了。

[嘘,misaki别说出来,你一说,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调整情绪,伏见难得笑的没有敌意与讥讽。

[今天的笨蛋穿上西装也是很帅的啊!真令人惊讶。快去吧,不然一会儿叶子要不高兴了。]

轻柔地为八田整理着装后,伏见头也不回的离开。

[喂!猴子!]

[等等!]

[伏见猿比古!]

[你回来!]

[混蛋!你等等啊!]

[你…等等…啊…]

咬紧牙关,但泪水却还是止不住涌出,模糊了视线,模糊了那人与多年前离开时相似的身影。

第二次安顿嘉宾的出云忙得焦头烂额时接到一条简讯:

[抱歉,misaki就拜托你们了。]

[放弃了?]

默默摸出一支烟,出云笑得有些无奈。

[两个笨蛋。]

……

[咦?伏见君这就要停止休假回去工作?真是爱岗敬业啊!]

[啧别这么多虚伪地感叹,我今晚就要走。]

[这就是你对顶头上司的态度?]

[啧你烦不烦啊!]

宗像一脸的无所谓,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块手表。

[这是今天淡岛副长今天拜托我转交给你的,好像是吠舞罗突击队长的。]

接过手表,上面好像还有那人的温度。

[我知道了,谢谢室长。]

门被大力关上。

[年轻真好。]

飞机升空,望着渐渐消失的地面事物,伏见靠在头等舱的窗边,

泪水,终究还是落下。

这一生,

真的就这样错过了。

----
【情人节前一天发这真大丈夫
【因为昨天看了一篇文心塞了一晚所以码了这个短篇
【有时间我一定发糖
【感谢食用

评论(8)
热度(13)

© 【栖☆雯】 | Powered by LOFTER